2.5
手机版客户端
光速体育投注
下载安卓版

版本:7.53 大小:354.99MB

平台:安卓 类型:角色扮演

光速体育投注光速体育投注唯一官方网站。光速体育投注提供古言、现言、原创、玄幻、都市、言情、娱乐、种田、科幻、悬疑、穿越、重生、宠文等小说,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,精彩尽在镇江市丹徒高新技术产业园管理委员会。

展开
游戏新闻
日志指导
    相关游戏
    玩法信誉
    在最美的夏天 最新版
      特色版本演示
      2.2.4 247.48MB
      下载
        如何
        正版授权手游
      1. 日志计划
        王爷的小王妃可奶可狠 果盘版
        APP指导
        1.4.2 721.26MB
        下载
        APP指导
        我双手用力的摇晃猫的雕像,很快这只猫雕像就被我掰掉。正如苏笑嫣所料,雕像下面有个盒子,打开盒子,里面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,和苏笑嫣描述的一模一样。这就是血灵眼了?我心中一阵激动,把血灵眼装进口袋,准备转身滑下去的时候,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“谁啊?”因为有了血灵眼,我当然不会怀疑有什么邪祟靠近我,苏笑嫣的话我是非常的相信。可是转过头,一个鬼影都没有。我没有多想,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幻觉了。顺着柱子慢慢滑下去,可是刚滑到一半的时候,就不动了,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顶住了。我探头往下看了看,什么都没有,我又尝试往下坠,可就像坐在凳子上一样,怎么也下不去。顿时一股惊恐袭遍我全身,脑皮子都感觉要炸裂了。我连忙用心去询问苏笑嫣,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苏笑嫣却没反应了。我心里那个急啊,这个时候没反应。就在这时候,我感觉头顶有人在对我吹气,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,顿时吓得我几乎魂不附体。只见一个像猴子一样的东西,咧着牙在对我笑,那笑声就像磨牙一般,吓死个人。“我滴个妈呀!”我双手吓的无力,直接往下掉,掉到了地上。正要爬起来跑,那个像猴子一样的怪东西直接跳到了我的背上,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。别看那东西个头小,但是力气却大的惊人,任我如何拽,都拽不开那双干枯的手。甩了好一会,怎么都甩不掉,而且却被这家伙掐的快窒息了,眼睛的视线都模糊起来。“咯咯咯!”可能是见我快被掐死,这家伙又大声笑起来,声音很刺耳。就在我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,突然一个黑影跑了过来,速度很快,随即便听到掐我这怪物惨叫一声。同时我脖子也失去了束缚,掉在地上,我大口大口的喘气。“小娃子,你没事吧?”来人是郑道天,我连忙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事。他又及时出现,救了我一名,差点就把我感动的老泪纵横。还没等我煽情,郑道天就厉声道:“小娃子,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“我什么都没做啊!”我被他吓的有些不知所措。“不可能,这个东西叫血煞,通畅都是用自己的精血喂养,专门用来看家护院的,只要被它缠上,那就很麻烦,要么杀了他,要么他就一辈子缠着你,一直缠死你为止。”郑道天的样子不像在说谎,事情可能比较严重,我只好把苏笑嫣让我拿血灵眼的事情告诉了他。啪!郑道天听完,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,我满脸打的委屈,可没有任何怨言,我知道肯定是我又惹上大麻烦了。如果惹怒了郑道天,他甩手不管我了,那我真是欲哭无泪了。“你个小娃子,你知不知道,这东西是靠精血养出来的,非常不容易对付,现在他跑了,我们必须要消灭他,不然就,麻烦了。““好的,大师,我都听你的。”随后,郑道天让我把血灵眼拿出来,然后用短剑将我食指割破,接着让血慢慢的滴进血灵眼之中。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但是一句话都不敢说,任由他指挥。本来黑不溜秋的东西,一下子变成了红色,而且还晶莹剔透。“行了,你把这个戴起来,那个煞物伤害不了你。”我将血灵眼装好,然后跟着郑道天去找血煞。居郑道天所说,这个血灵眼是需要滴血认主,才能发出他的威力,之所以之前血煞缠上我,是因为血灵眼没有和我通灵,才没有反应。现在血灵眼和我通灵了,那个血煞就会一直缠着我。我本来以为区区一个血煞,对郑道天并非难事,可他告诉我,这血煞虽然不是很厉害,但是想要除掉它也并非易事。可他告诉我,这个血煞是通灵的,所以很精明。我们两人几乎寻遍了整间段家祖宅,去没有找到血煞的任何踪迹。而此时天也亮了。“唉,我们只能先回去了。”“大师,我们不找血煞了吗?”“废话,你已经离开收费站一整天了,不能离开太久,否则很麻烦,就算你不找它,它也会来找你的。”听了他的话,我不禁打了个哆嗦。然后和郑道天离开了东阳渡。由于是白天,所以速度比昨晚来的时候要快上不少,下午三点多就回来了。郑道天叮嘱我,血煞肯定会跟着气味找到我,但是我身上有血灵眼,它是不敢靠近我的,但是会用其他手段对付我,让小心点,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给他打电话。分开后,我就回宿舍去了。因为郑道天告诉我,我现在已经被诅咒,只能正常每天去收费站上班,否则会有麻烦。顿时心中又有种莫名的怒火,也不知道这个周天元到底知不知情,处处坑我。回到宿舍后,刚准备睡一觉,晚上还要上班,然后苏笑嫣就打来电话,让我去市里的大不同见面。大不同是市里一家比较高档的连锁咖啡厅。听她语气很着急,我也没有多问原因,连忙起身赶过去。大概一个小时,我就来到了约定的大不同。刚进门,就看到苏笑嫣单手撑着下巴,望着外面发呆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不过从这个角度看去苏笑嫣比以往更加的迷人,她今天还穿了一身格子蓝色裙子,非常漂亮。我连忙拿出手机,忍不住打开相机拍了几张。收好手机,才走了过去。“小嫣,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啊?”苏笑嫣这才回过神来,关心道:“你没事吧?”“没事。”我摇头道。苏笑嫣告诉我,昨天夜里她肚子突然疼得厉害,所以吃了点药就睡着了,然后今天一早给我打电话,一直打不通,发信息也不回。因为心灵感应只能偶尔用,每次使用都会消耗不少真气。听她这么一说,我连忙拿出手机,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。“我手机关机了,不好意思,让你担心了。”“你没事就好。”接着苏笑嫣让我把血灵眼拿出来给她看,我没多想,就拿出来给她。苏笑嫣很认真的把看着血灵眼,过了好一会才递给我。“好好收起来,关键的时候,它还能救你的命。”收好之后,苏笑嫣说今晚她决定陪我一块去收费站,上次诅咒大爆发,我没有出事,有人肯定会再找机会来对付我。虽然血灵眼现在能对付一般的邪祟,但是如果出现居心否侧的人,那就不是血灵眼能对付的了的。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?”我有些好奇,就忍不住问了出来。苏笑嫣顿时俏脸有色红润,仰着头道:“本小姐乐意,怎么样!”“我……”晚上,我们如约而至的来到了收费亭。现在有苏笑嫣陪着我,我一点都不害怕了,听郑道天说,苏笑嫣也是学玄术的,而且还不简单。
      2. 综合客户端
        允笙花
        策划技巧
        6.4.7 408.29MB
        下载
        点击查看
        “老黄,你门路很广啊,这个年代还能弄到这样的烟?”陈六合跟黄百万蹲在工地旁吞云吐雾。“嘿嘿,这烟便宜。”黄百万大喇喇的说道。陈六合打量了黄百万一眼,笑道:“老黄,你说你在这干苦力,好歹也有一两百一天,干嘛要把裤腰带勒的这么紧。”黄百万毫不避讳的说道:“没,我一天只有八十,被工头抽去了一百二,他不说,但我知道。”想了想黄百万又道:“我有个小妹在离山里有十几公里的镇上读高中,我供着,苦我不要紧,不能苦了读书人,读了书才有大出息,不能像我。”“吃得了这个窝囊亏?”陈六合打趣的问道。黄百万咧嘴一笑,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讨人待见的笑容:“我十三岁走出大山的时候老母亲就跟我说过,吃亏是福。”陈六合没再说话,轻轻拍了拍黄百万的肩膀,他觉得身旁这个面黄肌瘦跟竹竿一样的刁民,肩膀很宽,脊梁也很硬!“黄大牙,你他吗的不用干活啊?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钱了?”这时,有个人模狗样的中年人走过来,对着黄百万就是一顿呵斥。陈六合昂头看去,脸上挂着笑容没有出声,黄百万脸上更是堆满了谄媚,道:“刘经理,好哥们来了,我陪陪他,最多几分钟,马上就去干活。”刘经理看了眼陈六合,眼神中露出轻蔑的神情,旋即对黄百万骂道:“干你麻痹,还敢跟我讨价还价?今天工钱减半,但活不能少干。”“得得。”黄百万点头哈腰,一点脾气都不带有的。等刘经理走了,黄百万看不出半点怒气的对陈六合歉然道:“六哥,嘿嘿,让你看笑话了。”陈六合摇摇头:“我倒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比那个刘经理有出息。”黄百万咧咧嘴,问道:“六哥,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吩咐?”陈六合点头道:“你在杭城混了十几年,对这里肯定熟悉,是有一个事情想让你帮忙。”黄百万丢掉烟蒂,道:“那六哥算是找对人了,别的不敢说,就这杭城一块,哪条深街小巷就没有我老黄不知道的,说吧,什么事,我老黄绝不带眨眼的。”陈六合说道:“我手上有这么一个事情,有一定的危险,弄不好或许会丢掉小命,你敢不敢去做?”“敢!”黄百万想也没想,直接应承。“好,先看看这个再说。”陈六合从兜里掏出一团纸条,皱巴巴的,黄百万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,也就分把钟的时间,他就用打火机把纸条烧了。黄百万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:“六哥,给我多久时间?”“两天。”陈六合伸出两根手指,顿了顿,又笑问:“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?”“六哥吩咐的,我老黄只管办事,我脑子不好使,只有一膀子力气。”黄百万说道。“你自己小心点,黑龙会不是什么善茬。”陈六合站起身。陈六合走了没多久,黄百万就吐了口吐沫,站起身,直接向工地外走去,身后传来刘经理的喝骂:“黄大牙,你他吗的死去哪?不要干活?我看你他吗是活腻了。”而黄百万则是头也不回的摆摆手,他觉得他自己就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潇洒过。两天的时间眨眼即过,两天里,陈六合什么也没干,就是整天游手好闲,除了雷打不动的洗衣做饭和接送沈清舞,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破三轮骑到哪个广场公园,看着形形色色的都市丽人与丝-袜白-腿。陈六合对大长腿一直是情有独钟,当然,也少不了超薄丝-袜的锦上添花,他一直认为,丝-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伟大的创造,具有无比巨大的杀伤力。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,男人穿了能征服银行,当然,女人是穿腿上,男人是穿头上,但都有着征服的效果!两天里,秦若涵给陈六合打了无数个电话,但每次陈六合都是漫不经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气得秦若涵几次都想冲过来咬死这个混蛋王八蛋。也不知道那娘们现在对陈六合是不是已经彻底心灰意冷,但这些,陈六合丝毫不去在乎,不慌不忙、不急不缓。值得一提的是黄百万,这家伙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回来过了,也没有任何消息。陈六合倒也不担心,如果黄百万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的话,那活该这辈子只能苦苦挣扎。交给黄百万的那点事情,如果他自己出马的话,自然是能够轻松搞定,但黄百万既然想活出个人样,那么自然需要付出,陈六合不是雷锋,不会施舍。机会他已经给出,能不能把握住,就看黄百万自己的本事。这晚,正当陈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饭的时候,消失了两天的黄百万终于回来了,只不过此时此刻黄百万的样子有些狼狈。蓬头垢面嘴角淤青不说,破旧的衣服上还沾了鲜血,几条刀口散布在肩膀、背脊,大腿上也挨了一刀,血淋淋的,走路一瘸一拐。看着黄百万,陈六合没有起身迎接,让黄百万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,沈清舞没有言语,更没有多问,默默的回到房里,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医药箱。虽然遍体鳞伤,但黄百万从走进院门的那一刻起,嘴角就咧着笑,他从怀里掏出几张相片,放在陈六合眼前:“六哥,这些或许对你会有用。”陈六合没有去看那些相片,而是打量了一下黄百万身上的刀口,从沈清舞手中接过医药箱,道:“我帮你处理下伤口。”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不轻,有一处可以见骨,陈六合拿针线帮黄百万缝上的,没有麻药,院内自然响彻着黄百万那杀猪一样的惨嚎。不过这看似弱不禁风的汉子倒也算是个硬骨头,就着一口烈酒,楞是扛了过去。处理完伤口后,黄百万的脸色发白,嘴唇都在颤抖,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,对着陈六合咧嘴直笑。陈六合问道:“这两天没少吃苦头?”“跟我当年在湖北那边行骗的时候差远了,三天两头被人追着满街砍。”黄百万说道。陈六合点点头,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,那一幅幅亲密甚至淫-秽的画面看得陈六合津津有味,相片有十多张,男主角是同一个人,女主角却有三四个。黄百万在一旁讲解道:“这家伙就是周云康,这瘪犊子风流的很,两天换了四个娘们玩,那些娘们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水灵,看得我都想上去给那些娘们一炮子。”黄百万接着道: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,这周云康不但好色,而且色胆包天,说出来六哥估计都不相信,这狗东西不光玩良家,还玩少丨妇丨,甚至连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过,简直是做多了孽,可谓是百无禁忌。”“哦?”陈六合来了兴趣。说起这事,黄百万也是浑身来劲,指着一张相片上的风韵妇人道:“这奶-子大屁股圆的大娘们看到没,她其实是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二奶,可在暗地里,跟周云康也有一腿,你说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?”陈六合没问黄百万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,也没问他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,虽然他知道过程一定很凶险,但很多事情,结果才是最重要的。
      3. 安装官网
        灵武大陆之初级灵兽
        介绍引导
        金锋冷笑说道:“死人戴了三百年,被人挖出来卖给你,隔着十米都能闻到尸臭,你还当大宝贝。”余成都勃然变色,却硬顶着指着金锋大叫。“死人戴过的又怎样?”“冥器也是古董!”金锋阴冷的声音响起:“死人戴过,尸水烂肉侵蚀,被人掘出来暴尸荒野,怨气冲天……”“你,每天还亲他摸他。爱不释手。”“殊不知,那死人的怨气已经转移到你身上,一步步腐蚀你的身体。”“等到死气窜到你眉心,陆地神仙都救不了你。”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”阴森森的话语令在场人浑身一颤,三十多度的高温下,一股股凉气从各人的后脊冒起。何猴子几个人当即打了好几个冷颤。余成都面色陡变,青灰一片,右手不住颤抖,赶紧一把将红宝石戒指抹下来揣包里,白手套不住的擦拭中指。金锋冷冷说道:“小叶紫檀十八子被你当普通货,冰种玉佩被你当大方牌……”“就你这个不学无术、不讲规矩的败家混混,也配玩古董!?”“还把冥器红宝戒指当宝的戴着……”“要不是你家里的福荫好,你早就横死街头!”“废物!”这些话句句都是诛心之言,如同一一把把刀子无情的戳刺着余成都的心脏。在场所有人全都变了颜色。金锋单薄的身躯在众人眼中变得如同一座高山。曾珂珂捂着嘴,怔怔静静的望着金锋。这个谜一样的男人,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接连不断的让自己惊讶惊骇。“他……到底是谁呀?”“怎么什么都懂?”静静的看着金锋的侧脸,皮肤很黑,估计是天天晒太阳的缘故,衣着廉价又破旧,浑身上下加起来也值不了三十块钱。可他的眼神,却是那么坚定,他双眸中的豪情却是俾睨一切。刀削斧刻、棱角分明的俊脸,深沉厚重的犀利言语。忽然,曾子墨芳心猛地一跳,玉脸径自红了。余成都被金锋的话打击得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,看见众多人都在嘲笑自己,其中还包括市场里好些个商贩们。一直以来,自己的鉴宝水平都被商贩们推崇备至,现在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农民工骂得狗血喷头。这简直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。一时间余成都完全失去了理智,恼羞成怒,两眼都快喷出火来。疾言厉色的叫出声。“给老子上,打死这个龟儿子……”余成都身后的跟班混混们立刻涌上来。余成都指着金锋厉声大骂:“我操你……听到这话,金锋横眉一挑。左脚错步,往上横切。余成都下面的话却是没有骂出来。余成都背后忽然多了一个人来,伸手就给了余成都后脑勺一巴掌。“给我闭嘴。”余成都正是火冒三丈高的火山口上,被人打了一巴掌,暴怒至极,嘴里怒骂。“那个狗日的杂种敢……”乍见来人,余成都倒吸一口凉气。骂人的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,狂怒暴怒的一张脸在顷刻间转变成了笑容满堆。“爸!”来的那人满脸苍白,眼珠子都快凸出眼眶,胸口急速的起伏不定,呼吸粗重,手在不停颤抖。“谁是你爸?”“我没你这个女婿。”“土匪,恶霸!”“流氓,强盗!”余成都顿时慌了神,嘴里嗳嗳嗳的叫着爸,脸上满是哀求和委屈。双手抓着来人的手,一连声的说着对不起。“爸,爸,爸爸,我不是故意,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“都怪你这个山棒农民工……是他……”来人恨恨的瞥了余成都一眼,咬牙切齿,用尽全身力气,厉声大叫:“住口!”余成都完全被吓懵了,立马闭嘴收声,站在原地,手脚无措都不知道往哪放了。“山棒民工!?”“亏你叫得出口。”“要不是这位大师,我博雅斋早就完了!”“滚一边去!”此话一出,全场悚然动容。来人疾步走到金锋跟前,恭恭敬敬的向金锋鞠躬行礼。“对不起大师。”“这人是我的女婿,是我管教无方,冒犯大师,请您原谅。”这一幕出来,所有人全都呆立当场。来的人大伙都认识。锦城收藏协会的副会长、送仙桥里最有钱的老板,在全国古玩行里都排得上号的人物。大师徐文章!徐文章一亮相一出来,对金锋的恭恭敬敬让所有人目瞪口呆。大师都要叫大师的人物,那得有多牛逼?无数人看着金锋,就像是在看一座山峰。高山仰止。“大师是我来晚了,我女婿仗着那点家底不成器,冲撞到您,责任全部在我。”面对徐文章的恭谨,金锋连话都不答,神色冷漠。徐文章这时候又做出了一个令人惊恐的举动。面对曾子墨深深鞠躬:“曾总,对不起,让您受委屈了。”这下,在场的人全都懵了!曾子墨不动声色,轻声说道:“我没事。谢谢关心。”一旁的余成都感觉不妙,小心翼翼的正要说话。徐文章回头,指着余成都大声说道:“我一直就在后面,这里的事,我看得清清楚楚。”“你这小王八蛋,仗着人多强买强卖,你们余家的老脸都被你丢光丢尽了!”“我都为你感到羞耻。”“狗东西!”徐文章怒骂斥责,余成都哪敢有半点反抗,自己这个老丈人严厉不说,关键自己家里的老婆。别看余成都在外面狂拽横,在家里却是像只小猫一样。锦城男人,怕老婆,那可是全国出了名的。“还不滚过来给大师道歉。”余成都可是不愿意给金锋这个民工山棒子道歉,嘴皮子不停蠕动,磨磨唧唧就是没反应。为了这个心病,自己跑遍了全国,中西医专家看了不少,钱花了更不说。检查的结果双方都没毛病,可就是怀上孩子以后,莫名其妙的就掉没了。这可把一大家子的人折磨得够呛,求神拜佛也试过了,一直都找不到原因在哪。那些所谓的道家佛门的天师禅师们做了法事以后,也没见丝毫效果。红宝戒指是自己从草堂市场一家店铺里收的,自己老丈人徐文章也看过,绝对的清中期老物件。那时候的红宝戒指可是好东西,个头大不说,品质也是上佳,大户人家都不一定有得起。自己随身戴着都快两年,在圈子里时常拿出来显摆,也很有面子。平日里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没想到,今天却被金锋一语道破天机。自己一直没孩子的原因竟然是这枚冥器红宝戒指。直到此时此刻,余成都才真真正正的变了颜色。没有半点犹豫,上前两步,双手下垂贴着自己的双腿,向金锋深深鞠躬行礼。
      4. 下载指导
        乔安那五年
        推荐出品
        4.7.8 252.22MB
        下载
        稳定版下载
          台铁“太鲁阁号”408次列车4月2日发生出轨事故,造成严重伤亡。台当局交通部门负责人林佳龙引咎辞职。随着事件进一步被曝光,台铁落后老化的安全设施,“台铁局”沉疴难返的官僚文化,牵扯地方派系的招标漏洞等问题一一暴露了出来。
        • 指导攻略
          天下布魔之暴虐的凯萨
          下载游戏大厅大全
          9.1.8 981.28MB
          下载
          新手指引
          男人的自尊心有时候是一个很cao蛋的东西,慷慨激昂的大话一说出来,就不好再对水灵灵的小寡妇下手,所以,来到囚龙村的第一夜,萧晋就好好的体验了一把“禽兽不如”有多难熬。第二天天一亮,周沛芹在黑暗中鼓起的勇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脸上的红润就没消退过,连正眼看萧晋一眼都不敢,以至于她十岁的女儿梁小月以为妈妈被这货给欺负了,吃饭时,乌溜溜的大眼珠子一直凶巴巴的盯着他看。萧晋有些郁闷,也有点诧异,不明白像周沛芹这样性子懦弱的小寡妇是怎么活下来的,要知道,即便是在城市,家里没了顶梁柱的女人都避免不了受欺负,更何况是在闭塞封建的穷山沟?不过,等他出门在村里转了一圈后,就全明白了。全村几十户人家,至少三分之二是留守的老人、妇女和儿童,其余的男人也大多老实巴交的,周沛芹一个人拉扯孩子虽然不容易,但在没人“踢寡妇门”的情况下,活下来倒也不难。村子很小,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是土坯的,而且许多都已经破败,唯一看上去鲜亮一点的砖瓦房是这里的祠堂,同时也是孩子们上课的地方。萧晋跟着“小导游”梁小月来到祠堂前的小操场,因为这里是村子地势最高的地方,所以一低头便能看到整个山村的全貌。他静静望了这个与外界仿佛差了几个时代的村子许久,再抬起头环顾四周群山,虽然风景美的令人窒息,可一想起被窝里跟小寡妇吹的牛,心里就冰凉一片。你妹呀!先不说这鬼地方有没有产出,就算山里物产丰富,没有路也运不出去啊!这他娘的怎么可能富的起来?而要修一条盘踞两座山的公路,哪怕就是平整出来一条能供车辆行驶的土路,所需的费用和人工都会是一笔庞大的开支,起码现在的萧晋拿不出来。囚龙山,囚龙村,这名字还真是绝了,连龙都囚的住,何况人类?娘的,牛皮吹大了。烦躁的揉揉头发,他也没了继续欣赏山村风景的兴致,扭头就朝周沛芹家走去。既然没办法让人家富裕起来,起码老师的职责得做好,回去了解一下村里孩子们的状况,抓紧时间备课吧!回到家一推门,周沛芹正蹲在压水井旁洗衣服,浑圆的满月把裤子绷的紧紧的,顿时就勾起了萧晋昨晚的“伤心事”,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解气。“沛芹姐,洗衣服呐!”本来是没话找话的招呼一声,没想到周沛芹却像是当小偷被抓了现形,娇躯一震,扭头瞅见萧晋,白嫩的小脸瞬间就成了大红布,啪的一声把手里的衣物丢进水里,端起盆子就往屋里跑。干嘛呀?昨儿晚上可是你钻老子被窝的,至于见到老子就跟看见鬼子进村似的吗?萧晋很受伤,也觉得总这样挺麻烦的,必须把话说清楚,于是他连忙快走几步,挡在了周沛芹的身前。“那什么……沛芹姐,你再这样,这里我可就没法儿呆了啊!昨晚上我又没对你做什么,你说你干嘛总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呀?”原本,周沛芹虽然性格懦弱,但也不是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雏儿,孩子都十岁了,还有什么看不开的?之所以早晨起床会不敢正眼看萧晋,那也只是因为对于昨晚自己的主动感到有些害臊而已,这一上午过去,差不多也快没事儿了。可是,好死不死的,萧晋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,本来昨晚就够丢人的了,要是再让他看见盆子里的东西,那可就真没脸见人了呀!“萧、萧老师,我……我没事,乡下人没见过世面,您千万别介意。”萧晋听了差点儿没喷出来,心说这跟见没见过世面有毛关系?张嘴刚要再说点儿什么,忽然发现周沛芹神色不对,微侧着身,将水盆揽在怀里,似乎是在遮挡什么。视线往盆子里一瞄,他的眼睛立马就瞪圆了。盆里的水很清,水面上飘着一片大红色的布,随着晃动,布下面还有细细的布条在微微荡漾……阅女无数的萧晋立刻就认出了那是什么。那竟然是一件抹胸,也就是以前俗称的肚兜。可想而知,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繁华都市、见识过各种各样情趣内衣的萧晋,在看到这样一件传统的旧式内衣时,内心会产生多大的刺激。一想到昨晚周沛芹如果是穿着这玩意儿钻的被窝,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把持不住。光溜溜的美女他见得太多了,免疫力还是有的,可身穿兜兜的古典小少丨妇丨,却是想都没有想过的。周沛芹等了一会儿没听见萧晋说话,一抬头就发现这货正盯着自己的水盆,眼珠子都红了,顿时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矮身就要从旁边绕过去,手臂却冷不丁被抓住了。干咽口唾沫,萧晋哑着嗓子说:“沛芹姐,你说的话……还算不算数?”周沛芹被他像是要吃人的目光盯的心砰砰直跳,下巴埋在胸前,蚊呐般的问:“什……什么话?”萧晋有些急,“就昨晚你说,只要我留下来,你做什么都愿意的那句啊!”这货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现在被一件肚兜给勾的**上脑,哪里还会要脸?一句话把小寡妇的腿都给问软了。鼓起勇气看了他一眼,周沛芹认命般的点了点头,表情看不出到底是羞还是苦。“嘿嘿……”一见人家答应,萧晋就傻笑起来,伸手从盆里捞起那件肚兜,一脸猪哥相的抚摸着,“这衣服真好看,是你做的吗?看这鸳鸯绣的,跟真的一……”萧晋的声音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脖子一样哑了,眼珠子比刚才瞪的还大,只是里面已经没了一点情欲之色,满满的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。在传统女人的认知中,贴身衣物被人见了,跟自己的身子被人看了没什么区别,昨晚上黑灯瞎火的,周沛芹还能咬咬牙自欺欺人,但现在是大白天,还是在院子里,肚兜被一个大男人拿在手里,羞急的她眼泪都要下来了。“萧……老师,衣服是湿的,别、别弄脏你的衣裳。”说着,她就想把肚兜夺回来,可萧晋的手很用力,不但没拿回来,反倒被他一把又握住了手。“萧老师,你……”“沛芹姐,这鸳鸯是你绣的?”萧晋瞪着眼睛问。周沛芹这会儿已经吓坏了,除了点头一个字都不敢说。萧晋的眼睛亮了起来,声音也抑制不住的激动,“这绣工,你是从哪里学的?”周沛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,老老实实的答道:“绣法是囚龙村梁氏祖传的,村里的女人基本都会,我也是嫁过来之后学会的。”“你说什么?村里人都会?真的吗?”萧晋不敢置信的问道,抓住周沛芹的手也不自觉用上了力。周沛芹吃痛,忍不住道:“萧老师,你……轻点……”“对不住对不住!”萧晋醒过神来,连忙松开人家,可激动的心情实在无处发泄,双臂一张就将小寡妇给抱了起来,一边转圈一边欢呼道:“哈哈哈……沛芹姐,我知道该怎么让你们富裕起来啦!”
        • 分享到:
          游戏官方版下载
            日志指导
            下载说明
            app平台客户端下载
            收藏
          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            玩家评论
            参与人 0,评论数 0

            热门评论

        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~